首页
当前位置:   首页 > bob官方平台app > 行业技术

数字展厅成为热点 博物馆新媒体应用蓄势待发

发布时间:2024-06-08 作者: bob官方下载地址

  新媒体技术风潮席卷全球,博物馆亦不能免俗。当下,国内外许多博物馆慢慢的开始或着手准备在展示与服务中融入数字和互动等新媒体元素,如数字化网站建设、展厅互动和移动电子设备互动软件开发等,试图为观众打造更具感染力、参与度更高、互动性更强的参观体验。新媒体应用毋庸置疑地为博物馆提供了一个更广阔的平台,但虚拟空间如何开拓,博物馆们仍然还在试验和摸索。

  国外博物馆自上世纪末就开始尝试新媒体应用,其中,美国史密森博物学院被誉为是开辟“创新型观众互动”新媒体应用的先驱。史密森率先在博物馆展示与传播领域大范围引入新技术,不仅建立起了适用于不同年龄和兴趣群体的网站、四通八达的网络社交平台,还开发了多款移动电子设备应用程序,集知识性、互动性、娱乐性为一体,开辟了观众参与的新天地。

  国内博物馆在这方面虽起步较晚,但新媒体平台的兴起与新媒体技术应用已引起了国内博物馆界的广泛关注。近几年来,国内数家博物馆都在其网站上开设了虚拟展厅,观众足不出户即可“神游”博物馆;微博等新兴的社交平台更是被誉为“推倒了博物馆的高墙”,进一步实现了观众与博物馆之间的信息传播与交流;还有博物馆推出了手机导览项目,一些博物馆的手机互动应用程序也在进一步设计开发中……

  种种证据说明,虽然博物馆领域的新媒体应用还处于研究和开发阶段,但人们必须挖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完成博物馆使命的最佳技术和战略,因为博物馆正势不可挡地驶入一个全新的虚拟互动世界。

  为了提升博物馆藏品的展示效果,吸引更加多的观众,国内外很多博物馆网站已不再局限于只提供基本参观信息、展览简介和重要藏品图片,而是借助新媒体技术,开发数字展厅、网络互动等展示与互动平台。

  英国泰特美术馆于2011年11月全面改版上线的新网站引进了社会化媒体的内容管理系统,用户能即时向Tumblr、Flickr、Facebook、Twitter等社交平台发送博物馆信息、分享心得、交流知识或咨询专家等。借助这些社交平台,博物馆从高墙深院走向了大千世界。

  中国自2008年实施博物馆免费开放政策以来,各地热门博物馆正面临着藏品及展厅负荷过大、参观服务质量严重受影响等众多问题,因此,数字展厅正成为中国博物馆界的热点议题。其中,首都博物馆、上海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新疆博物馆、湖南省博物馆等国内多家博物馆开发并推出了各具特色的“虚拟博物馆”“网上体验馆”等项目。

  以湖南省博物馆为例,观众可进入该馆网站的数字展厅,通过鼠标、方向键等进行前进、后退、转弯等操作,徜徉在逼真的馆藏珍品中;网友还可伴随着屏幕显示内容对应的讲解,随意“拿起”一件藏品旋转、放大细看,随时通过链接查找藏品的文字详细的介绍;另外,在展品介绍的互动环节中,网友还可用鼠标为辽陈国公主穿戴奢华的衣饰,舞动神奇炫美的千手观音……切实体验一把虚拟互动式参观带来的新奇感受。同时,网站还开发了10余个与重要展品相关的趣味小游戏,如国宝连连看等,引导网友去参加了,寓教于乐。除此之外,该馆还充分的利用论坛、微博、豆瓣等新兴社交平台,与观众进行互动交流。

  新媒体技术即时性、互动性强,而且形式新颖,趣味性强,为博物馆提升展览艺术效果、开展个性化和人性化服务、加强观众参观体验等注入了新鲜活力。

  目前,展台式或嵌入式触摸屏多媒体电脑、互动投影仪、电子虚拟互动系统、多媒体互动游戏等多媒体技术在国内外大型博物馆,尤其是科技类展馆中,已得到了比较广泛的应用,但如何实际做到创新应用新媒体技术,将艺术与科技的结合最优化,为观众带来耳目一新、妙趣横生,同时又颇富教育意义的参观体验,是博物馆人在展厅新媒体应用方面所面临的最大挑战。在这一方面,台北故宫博物院等国际一流博物馆做出了很好的示范。

  2011年6月,“山水合璧——黄公望与富春山居图”展在我国台北获空前成功。为了让年轻人亲近文人书画,台北故宫邀请新媒体艺术家林俊廷制作了3D动画版《富春山居图》,将《剩山图》和《无用师卷》影像拼接为巨幅40米长卷,再叠映以数码3D动画的实地山水影像,虚实相生。在互动环节中,只要观众击掌、人声呼喊,《富春山居图》中的画中人会以转头、摇扇来回应,而画中的渔夫樵夫瞬时间活泼起来,或撑船顺流而下,或挑担独行,让这幅古画刹时间鲜活生动起来。在“写山水诀”环节中,观众还能通过拼贴的互动方式领略构图的趣味,解读黄公望在写山水诀时的笔墨意趣。

  由iPhone、iPad等移动电子设备带来的风潮更为博物馆行业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史密森博物学院移动战略计划部主任南希·普洛特评论说,移动电子设备的联网优势使其成为一个社交平台,而正是这样的对话平台延续了博物馆信息和资源的生命。

  2011年6月,新加坡亚洲文明博物馆为配合该馆“千秋帝业:兵马俑与秦文化”展,特别推出了世界首个专为博物馆而设计的苹果手机(iphone)综合导览程序。该程序的最大亮点是应用增强现实技术开发了多种多样故事性极强的互动节目。参观中,观众不仅可用手机观看兵马俑拉弓、射箭等虚拟场景,切身体验秦国将士昔日风采;还可与兵马俑合影、玩各种秦文化迷你游戏,或以3D动画形式欣赏自己感兴趣的展品等。据该馆副馆长孙德浪解释:“我们大家都希望利用科技与观众联系,为他们打造新颖的多感官体验,进而吸引更多观众,尤其是年轻观众。”

  同样,在波兰克拉科夫国家博物馆,为了改变很多年轻人评价博物馆很无聊的窘迫局面,博物馆特别请了一批演员在每幅画作前“戏剧化地复活”油画讲述的故事,然后制作成手机应用程序。当观众用智能手机对准画作上的二维码后,画作背后的故事就会鲜活地呈现在手机上。该程序推出后的4个月中,该馆长期处在一票难求的火爆状态。

  尽管全球不少博物馆慢慢的开始应用新媒体技术,但博物馆界著名革新者麦克斯韦·安德森仍然表示:“博物馆还无法确知其潜能与产出。在我看来,博物馆新媒体还处于试验阶段。”而对中国博物馆而言,新媒体技术应用的路则更长更远。如果说国外仍是试验阶段的话,无疑,我国现阶段的新媒体技术应用只能说还处于探寻和摸索的起步阶段。

  目前,中国博物馆新媒体应用亟待解决的问题包括:首先,很大一部分博物馆人对新媒体概念及本质缺乏必要的认识和了解,存在着“新媒体就是新技术”“新媒体就是新设备”等诸如此类的认知误区,而忽视了新媒体随时随地信息交流的互动和联网本质。

  其次,也有一些博物馆人对新媒体技术的应用心存疑虑,担心新媒体技术会削弱、影响博物馆实地展陈的魅力;还有一些博物馆人担心,新媒体平台在与公众互动过程发表的言论会影响博物馆权威、正统的形象,且让观众过多地参与难免会产生一些对博物馆不利的质疑和诘难,会让博物馆人难以应对,避之不及;其他的还有一些年龄偏大、习惯于传统博物馆工作方式的人,对体验、接受新媒体还需要一个过程等,这些都决定了新媒体在博物馆的应用还有很多障碍要去跨越。

  目前,政府对博物馆在经济上给予了较大力度的扶持。但新媒体技术,无论是数字化建设、软件开发、展厅新技术应用还是开辟社会化媒体平台,除了需满足资金、设备和技术等硬条件外,还需要对展览内容作深层次的理解与挖掘、有优秀的创意、专业的策划与实施团队等一系列“软指标”。而盲目跟风模仿、缺乏新意与实质内容、“面子工程”正是国内博物馆目前面临的最大问题。

  再者,在数字展厅开发与移动电子设备软件应用方面,国内博物馆容易忽视观众的使用习惯和支付能力。用户要想进入虚拟展厅必须费时费力地下载、装载特定的插件,只有一部分手机系统能通过下载指定客户端的方式享受手机平台资源,博物馆预期的展示效果因网速、屏幕分辨率等制约大打折扣,有财力配备智能手机的用户又难以接受国内昂贵的上网流量费……类似的尴尬现象屡见不鲜,用户对新媒体“欲爱不能”,也为新媒体发展前途设置了重重障碍。

  除此之外,在世的艺术家由于担心侵权、商业运作等风险,常常反对将他们的作品网络复制,而中国的版权制度确实有待完善;另外,随着展厅手机导览、视频对话等各类程序的普及应用,“博物馆礼仪”(如大多数博物馆提倡的“禁止拍照”“防止手机干扰”等要求)也急待改写与全新出台。

联系我们

bob官方下载地址_官方平台app下载

                                                                                                                                                                                                                                                   

滕经理

0519-88154652

18651798590

55206618@qq.com

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华山中路18号3号楼515室

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二维码